你在这里我的生活依旧悠闲自在

我的生活依旧悠闲自在


通过 pendeba 发表在 03 七月 2017

次仁罗布: 我的生活依旧悠闲自在

     希夏邦马峰高度8,012米,在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中排名第14位,也是唯一一座完全在中国境内的8000米以上山峰,希夏邦马峰北面是波荣乡,是聂拉木县境内的唯一的纯牧业乡,牧民居住在平均海拔为4600米左右的高原牧场。在村长的陪同下,我们驱车前往该乡夏嘎村的顶果湿地进行湿地调研,了解湿地的具体状况。说起来真巧,我们在那里碰到了正在放牦牛的小伙子,他叫云丹,今年33岁,从16岁开始放牧,已有18年的放牧经历。据云丹介绍,他家8口人,现有60头牦牛,140只绵羊,牛羊膘情肥壮,他家主要经济来源都要靠牧业收入。他说,他正在放的这些牦牛就是我家唯一生活来源,脚下的湿地同样也是他们的命根子,因为牛羊离不开这些绿油油的草地。他的这番话,我听着听着很有道理,我们就跟他继续聊,于是越聊越冲动,我发现这位小伙子非常有远见,而且挺会说话,我就接着问他你这样天天跟着牦牛不觉得无聊吗?他似笑非笑的说,有什么无聊的呢?我平时很乐意在辽阔的大草原上放牧,从小跟着这些家畜一起长大,和它们有着深厚的感情,它们是我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有了牦牛吃穿不用发愁,还年年有余,正因为牦牛是牧民的福兴,所以牦牛被称之为高原之宝。我又问了一句,你这样天天放牧,人家跟你同龄的小伙子们在家干活的干活,外出打工的打工,谈谈你对他们的看法?云丹说,我这一辈子唯一后悔的就是未能上过学,我很遗憾自己不识字,心里也很羡慕有知识的人。可是我根本不羡慕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我在野外放牧喝的是天然的纯净水,吃的是地道的牦牛肉和糌粑,这些对我们的身体有利无害,在野外又能呼吸如此新鲜的空气,每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正因为这些因素我一直很健康。我宁愿跟着家畜生活在野外,也不想整天呆在村里。每当我回到村里就容易感冒,总觉得身体不舒服。但是,那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他们吃的大部分都是垃圾食品,包括马肉(藏族忌讳的食品)等那些带麻辣的袋装食品,这些多样化的袋装食品有谁能保证是健康食品?现在村里到处都是食品包装袋垃圾,加之,外出打工有很多潜在的隐患,包括交通安全,施工安全,而且我常听他们说拖欠工资,这些都值得三思。像我这样的放牧的职业是很安全的职业,没有任何生命危险,更不用为这些琐碎的事操心。而且,我认为我们是祖祖辈辈放牧过来的人,对我们纯牧民来说继续放牧来维持生活是最可持续发展的路子,随着社会的发展及变化,有很多牧民觉得放牧不赚钱,还不如去外出打工,我认为这些人纯粹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顾忌长远的发展及利益。你看我放的牦牛,一头牦牛的价格近万元,外面东奔西跑,拼死拼活去打工的也不就如此嘛!与其拼命的外出打工还不如在家悠闲放牧为生。

     我在继续跟云丹聊的过程中又问他,最近我们潘得巴协会在做针对湿地保护的新项目,目前你们村长跟我们潘得巴达成共识,动员牧民参与顶果湿地人工补水工作,为了带动当地牧民的积极性,潘得巴协会以赠送移动式羊圈来激励牧民的参与,这样形成事半功倍连锁效益,既能保护现有的湿地资源,又能满足牧民生活的实际需要。所以我协会将会对你们顶果湿地实施补水项目来进行保护,你们村里的人要参与人工补水项目的实施。据我了解,目前你们整个波荣乡的所有牧民夏天放牧的时候,在野外没有任何围圈设施的情况下,夜间让羊群在荒野上将就过夜,使羊群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及安全感,放牧人也就这样跟着羊群在一边露营过夜,而且要守护羊群以免遭到天敌的袭击。为此,我们作为外界给你们设计移动式的羊圈,因为你放了18年的牧,这些你都经历过,所以,你最有话语权。你觉得我们推荐的移动式羊圈对你们会有帮助吗?云丹跟我们说,我很赞成你们的想法,也觉得很有意义,这样既能保护现有的湿地资源,又能解决我们牧民的实际困难。目前,我们的羊群每年都会遭到野兽的袭击,因为,夜里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羊群很容易遭到野兽的袭击,这样对牧民的经济收入带来的极大的损失。还有夜里每当下雨的时候羊群到处乱跑,每晚都在提心吊胆的过夜。 因此,我也很希望你们尽快落实该项目为我们牧民排忧解难。

     这位牧民小兄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每一句对我感触很大,受益匪浅,每一句话都含着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及内涵。每个国家,每个建设项目都早就提出和探索的是可持续发展。联合国也在2015年9月的联合国峰会上正式宣布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它们是对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继承与发扬。谈起可持续发展,我认为首先要从我们细小的生活方式开始做起,要尊重祖先们给我们留下的传统生活方式及生活规律,不能完全否定他们的生活方式,更不能违背规律。牧民小伙子云丹说:如今大部分牧民和农民都觉得放牧种田不赚钱,我相信种田放牧不赚大钱,但这并不意味着外出打工是唯一的生存途径,也不意味着靠种田放牧养活不起他们,难道只有外出打工才是所谓的可持续发展生计吗?有一天这些楼堂馆所和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慢慢地饱和,今后政府也不可能今年建了明年拆掉后再重建一个新的。我发现最近农牧民的劳力都被施工工地绑架了,原本富有乡村味道的地方都快成了空巢,现在一种恶性趋势就是将外出打工成为农牧民的主业而种田放牧成了副业,但也不能完全否定外出打工,在这样的趋势和环境下,当地群众忽略了对自己家乡的自然资源的关注和保护。我们上一次在定日县岗嘎镇东巴村实施湿地补水项目的时候,他们的一位副村长跟我说:这次给湿地补水真好,终于实现了我们的愿望,原先我们一直想给湿地补水措施来进行修复,可是那时候我们村委会的条件差等原因未能实现,然后我就接着问他,现在你们村委会条件那么好,既有沙场,又有挖土机还有三辆大车,你们怎们还不为达孔湿地开展修复工作吗?村长笑眯眯的看着我沉默不语,这充分说明原先单一的依靠农牧业收入的时候,他们懂得关注自然资源的重要性,可现在外出打工等收入多了,人们顾不上或者忽略了生存的环境。也说明并不是当地群众没有环保意识,而是我们引导上不到位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