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我们的草原正遭受荒漠的危机

我们的草原正遭受荒漠的危机


通过 pendeba 发表在 03 七月 2017

次仁罗布:我们的草原正遭受荒漠的危机

     岗嘎镇俗称老定日,上世纪60年代曾经是定日县政府所在地,是前往珠峰大本营的必经之路,是五湖四海游客集散地,也是当地非常活跃的商贸中心。那天我们抵达岗嘎镇,跟村长们一起卸项目材料,我们正忙碌时,岗嘎镇协嘎村的村长得知潘得巴协会最近在珠峰脚下做湿地保护项目后,专门来找我们寻求湿地保护项目。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顿时感到非常的欣慰,我心里在想当地村干部能够这样主动找我协会寻求帮忙,是值得优先关注和支持的。我们一口气卸完材料后按照这位村长的要求立马前往协嘎村进行实地调研。协嘎村湿地面积大约有260亩的样子,该湿地的主要水源是自然泉水。据村长介绍,以前该湿地地下水位很高,是非常典型的沼泽化的湿地,中间有好几个自然泉水为湿地供水,也是黑颈鹤和黄鸭等水鸟的栖息地,周围的环境十分的漂亮,每年三月低,这里能看到上百只黑颈鹤在悠闲的觅食。不过最近由于气候变化等诸多原因,村民们发现该湿地面积逐渐在萎缩,黑颈鹤得数量也没有以前那样多,这片湿地面临干枯并丧失湿地功能的危机。因为,湿地里的个别自然泉水的出水量逐年在下降,甚至有的泉水早已被彻底枯竭了。据村长介绍,在旧西藏也就是解放前,该湿地的水量很大,他们村里有个农奴主庄园叫协嘎庄园,当时庄主在该湿地下游修建了一座水磨,专门用于打磨牲畜的饲料。村长清楚地记得,在他幼小的时候还经常在该水磨周边捡过牛粪。村长还说解放之后他们村还经常组织村民维修该水磨。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大概于1995年的时候就拆掉了。因此,以上历史能够足以证明当年该湿地水源能够足以带动水磨,可现在该湿地下游的水根本带动不了水磨。所以,我们认为这是湿地水源枯萎的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指标或历史依据。桑布村长,今年57岁,在协嘎村当了23年的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