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得巴”是由三个藏文字母所组成,其意为“为民谋福利的人”。协会旨在通过潘得巴培训,培养更多为社区谋福利的人,提高社区参与保护区管理的能力,促进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当地群众是自然保护区忠实的守护者 sticky icon

     2017年8月3日,为了使公益项目倾斜与偏僻而最需要帮助的乡村,将老牛基金会的慷慨之意送到最边缘的贫困地区。潘得巴协会团队继续驱车数小时,翻山越岭来到了吉隆县折巴乡芒杂、洛麦等村。折巴乡位于吉隆县西北部,距离县府125公里,是吉隆县境的纯牧业乡镇之一。在前往途中,我们看见很多成群肥壮的藏野驴在辽阔的草原上奔跑,雄鹰在蓝蓝的天空中展翅敖翔,一对悠闲的野狼夫妻时而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可见这里的生态系统保护得还算比较完整。我们的汽车继续向着目的地在奔驰,突然,不远处有一群羊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走着走着很快就到了跟前,自幼在这一代放牧的扎西大哥看到我们停下车,就主动靠近我们并接着我们的话题说:“平时讲狼心狗肺,这是对狼的一种偏见。其实,狼也有它的良心之处,狼跟其他野兽不一样,它们很爱恋自己的家庭,全家一起觅食,夫妻同舟共济,联手养活自己的幼崽,很注重道德,非常珍惜彼此的感情,保持着非常纯洁的爱情,这一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也是值得人类学习的”。
     折巴乡芒杂村位置非常的偏僻,从加吉(加加—吉隆)公路进入芒杂村的分叉路口之后,除了偶尔有一些施工队车子过往以外,几乎没有来往的车辆,是典型的地广人稀的高原牧区。从拉萨到这里单程就有823公里。当我们走进折巴乡洛麦和芒杂两个村的时候,发现这里的牧民跟南部邻近的聂拉木县波荣乡牧民有些不同,折巴乡的牧民思想相对保守一些,看得出由于所处位置,他们和外界的接触相对较少,那种原始牧民的纯朴保存得更加完整一些。 
折巴乡虽然海拔高,气候干燥,但也拥有非常辽阔而丰富的湿地资源,当我们走到芒杂村,村党支部书记普布次仁详谈有关湿地保护的时候,书记就跟我们说,怎么这么巧合,前两天由于暴雨天气,把我们村子旁边湿地的一部分被洪涝淹没了,我们正瞅着怎么恢复呢,正好你们来了,能不能支持我们修建一处防洪坝。一听这个要求,我在想修建防洪坝造价高,这样的项目对我们组织来说是无能无力,是杯水车薪,况且也不是我们公益组织的热点。随后,我们建议村委会先把情况汇报给折巴乡政府,通过乡政府联系县水利局等有关部门寻求帮助。芒杂村支部书记普布次仁介绍说,目前,芒杂村的湿地被政府管控的非常严,以往村民每年都要挖草皮生火,现在基本上已经被禁止了,因为减少了人为破坏,湿地资源也比以前相对好一些了。政府又每年下拨专款清理村里的生活垃圾,我们村里把清理生活垃圾的工作交给村里的贫困户来负责,这样他们也从中受益。谈到牧民对湿地保护的认知度时,普布次仁书记谈到,牧民对保护湿地资源的重要性的认知度,比起往年有了很大的提高,但还有待进一步的提升。经过跟普布次仁书记细聊之后,我们就该村各个方面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据我们了解牧民对湿地的重要性的认知程度需要继续提升,湿地保护的重要性尚未深入人心。
     目前,牧民遵循湿地保护原则和参与湿地保护工作,都是因为政府自上而下的管理,以及在硬性管理规定和惩罚机制的作用下而被动执行,也唤起了牧民的保护意识,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湿地保护的认识深入人心,认为是应该人人遵循的原则。由此,我们认识到,在牧区加强湿地保护工作的重要性的宣传舆论尤为重要。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宣传教育结合激励机制,让当地牧民发自内心地参与生态保护工作和遵循生态资源规律,这样才能有效地确保湿地保护项目的可持续进行。谈起建立群众参与激励机制时,我们让村委会班子把他们目前面临的最大的,而且我们能够解决的困难和问题提出来,一起探讨解决的办法。经过多次抛砖引玉式的提醒和引导,牧民们找出了一些面临的实际困难和问题,而身为牧民,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放牧人每天夜里跟着羊群都在提心吊胆地过夜的情形。随后,我们问他们你们近邻聂拉木县波荣乡的牧民向我们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目前,他们的羊群常常会遭到野兽的袭击,因为,夜里没有防护措施,羊群很容易遭到野兽的袭击,这样对牧民的经济收入带来的极大的损失。还有夜里每当下雨的时候羊群到处乱跑,每晚都在提心吊胆的过夜。问你们这边有没有类似的问题时,书记恍然大悟地说,我们这里自古以来就有这个问题呀!我们就接着问他,那您觉得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书记说到:原先我们想过挖草皮修建羊圈的办法,可现在草皮被政府管的这么严,用石头修建成本非常的高,加上牧民也从来就不会做这样的技术活,因此,一直没想到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只能就这样克服下去了。随后,我就跟书记说你们邻近的聂拉木县波荣乡的牧民们自己设计了由铅丝笼网片组成的移动式羊圈,他们夏天夜里把羊群和牛群分别圈在移动式羊圈里,这样放羊的人晚上就可以安心休息睡觉,每当他们转场的时候羊圈也可以卷起来随时带走。书记吃惊地跟我说,我看到过这种东西用于水利项目建设,但没有想到可以用来作移动羊圈呀!这个东西真正将会大大地解放放羊人,确实太需要了。鉴于整个吉隆县的折巴乡是纯牧乡,所有村子都面临的类似的问题,我们就联系了所有村长和一些老牧民,争求了他们的意见及建议,并进行了自下而上的需求评估。通过,反复而深入的调研,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最后,潘得巴协会与当地村委会达成共识,并结合各村子湿地资源的现状及预防以湿地面临的潜在破坏隐患为主,开展一系列的湿地保护措施及宣传教育活动。
     为了更加有效地调动当地群众参与湿地保护的积极性,潘得巴协会决定为吉隆县折巴乡内五个村子的牧民赠送移动式羊圈。每座移动式羊圈的面规格为1406平方米,每个村子将安排10套,5各村子一共50套移动式羊圈。这种羊圈具有便捷、安全、环保、投资小、见效快等特点,是政府要求的真正意义上的短平快项目。就受益情况而言,该项目基本覆盖全乡462户、2099人口、45759牲畜、23400亩湿地面积。
像这种移动式羊圈,这是一种创新,也是一种新的探索和尝试。当然,这个主意并不是我们潘得巴协会想出来的,而是牧民自己在实践中想出来的。潘得巴协会始终遵循和注重环境保护和社区发展紧密结合的工作原则。要想解决好环保问题,首先要解决好当地社区最关心和最直接的问题,当地群众是保护区最大的受益者,也是最好的守护者。有人曾这样问过我,你们做的偏向于社区发展而不是环境保护,可我认为要解决环保问题,前提是先要解决当地社区的生存问题和群众最关心的问题,解决社区生存问题是解决环境问题的切入点,也是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那些天天拿着相机拍摄动植物,嘴里喊着保护环境口号的达人,不一定是真正的环保使者。俗话说,细节决定成败,环境保护一定要从做好当地群众的思想工作,一定要从每个细小的环节开始。实践证明,当我们能够有效地解决当地居民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时,离我们最终要达到的保护环境的目标就不远了。这样让他们潜移默化地成为保护区的守护者,这比环保和林业主管部门天天守护自然保护区的作用更加伟大,因为,她们在保护区的最前线,是最贴近自然资源的人。拿珠穆朗玛峰自然保护区来说,那么庞大的自然保护区,它的面积相当于欧洲的一个国家,仅靠珠峰管理局和四个分局的人力,怎么可能完成保护的使命。当然,我们还有森林法和保护区有关法律法规的制度作坚强的后盾,但如果没有当地群众的主动参与和支持怎么可能保护得起来。世上最好的保护区,是把保护区的管护工作完全依靠当地群众,当地群众以主人翁的角色参与保护区的管护工作,并与保护区前线和保护区管理部门之间扮演着代言的作用,形成成功的自下而上参与建设和管理模式。自下而上的管理模式是最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实践证明,无论是什么样的管理模式,只要是有受益者主动参与作为基础,什么样的项目都能立足于当地,生根开花结果。

水是生命之源,保护水源是保护湿地-有水的地方才有生命 sticky icon

水是生命之源,保护水源是保护湿地-有水的地方才有生命
 
     

 

   

 

 

 

 

 

     2017年7月30日,潘得巴协会团队按照老牛基金会珠峰湿地保护项目实施方案,陆续前往珠峰保护区实施湿地保护项目,海拔4300米的聂拉木县乃龙乡达曲村措姆湿地是其中的湿地保护项目之一。该项目的主要目标是在建设湿地水源保护设施的同时,通过开展对当地民众的环境教育来进一步提高他们湿地保护的意识,促进水资源永续利用,达到可持续发展。达曲村措姆湿地面积有475亩,是这一带黑颈鹤、赤麻鸭和斑头雁等水鸟常年觅食之地,是达曲村人畜的生命之源,除了人畜饮水也是主要的农田灌溉水源。然而,近几年由于周边一些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需要,该湿地水源地出现了被人为破坏的情况,甚至有的施工队随处开车取水,到处踩压等人为干扰比较频繁,面临周边土地沙化,湿地面积萎缩的危险。加之,由于乃龙村扶贫搬迁的位置距离措姆湿地水源较近,随着风向乃龙村的生活垃圾直接吹散到该湿地水源处。这对措姆湿地水源以及周边的生态环境带来了很大程度的影响。如随处取水、随处洗涤、随处放牧和在水源周围耍坝子,导致生活垃圾随处飘飞,对于这种潜在的隐患,当地民众非常担心,但又无可奈何。鉴于这种情况,潘得巴协会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以及达曲村村委会的极力要求和配合之下,首先在当地群众中开展环境教育,争取民众思想认识得到进一步统一,组织当地群众开展清理湿地上飘散的白色垃圾等一系列环保行动,同时动员民众出工出力实施项目建设。为了确保项目的质量,我们采用平时用于防洪坝建设的铅丝笼网片,还专门定做钢管立柱为湿地水源地进行围栏保护,该围栏措施有效地阻挡了白色垃圾蔓延至湿地水源,效果非常明显,在安装过程中赢得了在场所有参与群众的一直好评,受益民众认为该项目虽投资少规模小,但效益比其他项目要好几十倍,更重要的是,解决了当地民众最迫切,。最贴近民生,且最具长远效益的问题。它的每一个环节都严格按照当地的实际情况,我们把选择的权利交给村民自己手中,他们会做得更好,更有韧性。据当地群众介绍,该项目是整个珠峰保护区内前所未有的坚固而耐用的高质量水源保护围栏。为了确保后续管理,我协会与村委会达成共识,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定期不定期地清理湿地上飘散的生活垃圾,将实行合理放牧为湿地草场提供休养生息的长效机制纳入村规民约,并形成常态化工作来加强湿地的日常管护力度。从而进一步加大高寒地区湿地生态的保护力度,促进珠峰地区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以及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社会组织应尽的力量。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村委会所有班子不仅自始至终参与了为期四天的湿地项目建设,还力所能及地出动了村委会的所有资源包括人力物力。在此,我协会衷心感谢村委会班子以及所有热心参与该项目的当地群众。

 

老牛基金会工作队调研珠峰地区湿地保护项目 sticky icon

     2017年6月23日,在潘得巴协会执行会长次仁罗布的陪同下,由老牛基金会副执行秘书长安亚强一行三人组成的工作队不顾路途遥远,乘车数小时,翻山越岭来到了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深入由我协会实施的老牛二期珠峰湿地保护项目点进行实地调研。调研期间,安秘书长认真听取了各项目受益村村长的详细介绍以及项目实施情况等,深入研究该项目的做法可行性以及将产生的生态效益,同时跟当地群众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并就有关情况及问题进行了提问。无论是项目点的实地调研还是家访交流,安亚强秘书长始终抱着一颗感恩的心跟当地群众有说有笑地交流访谈,这充分印证了老牛基金会团队历来倡导并遵循的“施者感恩受者”的高尚职业道德。
     安秘书长等一行工作队先后走访了定日县岗嘎镇东巴村,在实地听取了鲁瓦村村长对达孔湿地恢复和保护项目的实施和收益情况的汇报。安秘书长对我协会实施的珠峰湿地保护项目给予了高度赞扬和充分的肯定,并强调我协会要进一步加强对项目区湿地补水量以及当地降雨量情况的了解和有关数据的监测收集等工作,为今后的湿地项目的评估工作提供可靠的数据支撑。随后,工作队继续前往岗嘎镇热曲村湿地保护项目点,跟当地村长和群众一起畅所欲言,听取了村长吴坚的湿地保护项目实施情况。据吴坚村长介绍,我们村里的湿地在整个珠峰保护内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首先,从它的地理位置而言,它是位于由北线前往珠峰大本营的必经之路,湿地的背后正耸立着五座八千米以上的山峰,这里是观赏这五座高峰很好的位置,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通常在这里欣赏自然风光;其次,该湿地为我们村美化了自然环境,净化了空气,每年还有一对黑颈鹤夫妻在这里下蛋产卵,黑颈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称为藏民族心目中的神鸟;再次,该湿地也是我们村里牛羊的粮仓,有了丰富的湿地水草资源,我们不需要为牛羊的越冬饲料而发愁,拥有了肥壮的牛羊,我们的生活也就有了可靠的保障,可以说湿地是我们的命根子。总之,该项目的实施对于我们村而言确实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益。

     然而,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物质生活需求的不断增长,由于该湿地常出现过度放牧,人为活动过度频繁,气候变暖,地下水位降低等原因,湿地面积萎缩土地沙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为此,在潘得巴协会的支持和引导下,我们通过安装网围栏来对湿地进行保护,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实行轮牧、禁牧 减少人为干扰,合理放牧为湿地草场提供休养生息之机,从而进一步加大高寒地区湿地生态的保护力度,促进珠峰地区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以前,在实施第一期湿地保护项目前,村民们通常挖湿地草皮来代替取暖的柴火,更令人痛心的是,挖掘湿地草皮来修建大面积的羊圈,使湿地遭到很大程度的破坏和萎缩。如今,多亏了潘得巴协会的支持和引导使我们将原有草皮结构的羊圈都改造成石头结构的,我们再也没有理由去挖掘湿地草皮。同时节省了很多修复羊圈的重复劳动,是一个具有连锁效益的民心工程,我们真诚感恩潘得巴协会曾连续两次帮助实施热曲村保护脆弱的湿地生态环境项目,村长指着正在安装围栏设施的村民说,这个项目的收益情况不用我作更多的解释,在场的所有村民有目共睹。

     吴坚村长的最后一句话令人在场的所有人感受非浅,他说:在西藏这么一个高寒脆弱的生态环境里,在开发利用之前一定要加强预防和保护,一旦被破坏了就很难恢复。这就完全印证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道理。听了吴坚村长精彩而又实事求是的介绍后,安秘书长脸上洋溢着笑容,兴致勃勃地对村长说:您讲的太好了,你们实施的项目不仅能够保护和改善环境还能造福于村民,是个很好的环保项目,也是一个很好的民心工程,我们提供的仅仅是一些资金上的支持,没想到在当地起到了这么好的作用,只要项目有效益,只要收益群众满意,就算是我们为民族团结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临走之前,安秘书长再次强调,喜马拉雅生态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也是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前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们老牛基金会将继续关注珠峰地区的环境保护和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希望你们继续再接再厉,为珠峰地区的湿地保护工作尽你们的微薄之力。

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 sticky icon

次仁罗布: 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

那天上午告别了云丹之后,我们继续驱车前往欧云村。路上,我们看到了非常辽阔的湿地,不远处看见村长和几个村民在湿地草坪上等候我们的到来。我们有幸见到了该村大名鼎鼎的索朗村长,索朗村长今年63岁,从1973年开始当村干部,从1985年至今一直担任村长。他对该村了如指掌,在群众面前享有很高的威望,说话伶牙俐齿,思路清醒,是一位很有远见并受人尊重的老村长,从他那里我们学到了很多实质性的东西,特别是我们最近实施的湿地补水项目。其实,人家老村长早在1988年已经开始想到为周围的湿地进行补水来修复和保护。而且,早已修建了湿地补水导流堤坝,到现在都能使用。我们问了村长您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村长说,当年国家安排了一个草原灭鼠项目,就是通过为草原灌水来驱出高原鼠兔和藏鼠兔。后来我发现给草原补水不仅能够驱出高原鼠兔和藏鼠兔,还能草原逐渐变成湿地沼泽,我们就这样尝试过来的。瞬间我就想起了毛主席曾经说过的“向劳动人民学习”的这一句名言。村长还说,在传说中欧云村湿地有108个自然水源的说法,欧云湿地位于龙王庙的上位,因此,该湿地湿度非常的好,可现在大部份自然水源都干枯了,只剩下6-7个自然水源为湿地供水。以前村里牧民挖湿地软泥来当替代取暖的柴火,还有挖掘湿地软泥来修建羊圈的,使湿地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如今这种现象已经彻底禁止了。但现在我们又发现一个新的问题,是湿地有萎缩的趋势,也就是湿地缺水。据村长讲述,湿地不能没有水,水是湿地的生命。现在对冰川融化严重,自然水源干枯值得留意关注,雨季多变等诸多因素湿地面临萎缩。如果我们不采取湿地补水措施,那么湿地将会在我们眼前枯萎,湿地不需要我们人类,而我们人类需要湿地,正因为我们村里独有的湿地资源,被人们称之为“欲买夏天的欧云村,欲卖冬天的欧云村”,说明夏天欧云村就因为拥有湿地资源而环境显得格外的优美。冬季非常的寒冷,因为湿地上的水结冰而导致寒冷。村长说,可如今的冬季没有以前那样寒冷,气候真的变暖了,这不是什么好事,是我们人类生存面临环境危机的表现。对于我们纯牧区来说,湿地是我们的命根子,因为湿地资源不仅可以养育牛羊,还能提供优美的生存环境。拉萨人不是说拉鲁湿地是拉萨之肺吗?我们身后的湿地就是我们全村的肺。每次跟这些老前辈聊天,心里非常的欣慰。特别是这次跟索朗村长的交流,心里触动更大,深深体会到我们藏民族自古以来是尊重大自然,一个崇尚大自然的注重环保的民族。我们不能完全否定当地农牧民群众没有环保意识,而是我们平时对他们的引导不到位的原因,有时我们外界总觉得当地群众缺乏环保意识。

假如问“这个世界,谁是真正的英雄”,不知还有多少人能想起“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句话。经济建设和环境保护过程中,难免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都需要科学合理地解决。无论哪个环节,都离不开实事求是,而当地群众是最了解当地情况的,要想科学合理地解决当地问题,都必须解决民众的主体作用,倾听他们的呼声。如果民众参与缺位,就会寸步难行。这就要求我们在工作中注重发挥群众的聪明才智,改变过去政府要群众做什么,为群众主动向政府提出我要做什么,倾听群众的诉求,引导和扶持民众健康向上,形成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双赢的氛围。

我的生活依旧悠闲自在 sticky icon

次仁罗布: 我的生活依旧悠闲自在

     希夏邦马峰高度8,012米,在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中排名第14位,也是唯一一座完全在中国境内的8000米以上山峰,希夏邦马峰北面是波荣乡,是聂拉木县境内的唯一的纯牧业乡,牧民居住在平均海拔为4600米左右的高原牧场。在村长的陪同下,我们驱车前往该乡夏嘎村的顶果湿地进行湿地调研,了解湿地的具体状况。说起来真巧,我们在那里碰到了正在放牦牛的小伙子,他叫云丹,今年33岁,从16岁开始放牧,已有18年的放牧经历。据云丹介绍,他家8口人,现有60头牦牛,140只绵羊,牛羊膘情肥壮,他家主要经济来源都要靠牧业收入。他说,他正在放的这些牦牛就是我家唯一生活来源,脚下的湿地同样也是他们的命根子,因为牛羊离不开这些绿油油的草地。他的这番话,我听着听着很有道理,我们就跟他继续聊,于是越聊越冲动,我发现这位小伙子非常有远见,而且挺会说话,我就接着问他你这样天天跟着牦牛不觉得无聊吗?他似笑非笑的说,有什么无聊的呢?我平时很乐意在辽阔的大草原上放牧,从小跟着这些家畜一起长大,和它们有着深厚的感情,它们是我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有了牦牛吃穿不用发愁,还年年有余,正因为牦牛是牧民的福兴,所以牦牛被称之为高原之宝。我又问了一句,你这样天天放牧,人家跟你同龄的小伙子们在家干活的干活,外出打工的打工,谈谈你对他们的看法?云丹说,我这一辈子唯一后悔的就是未能上过学,我很遗憾自己不识字,心里也很羡慕有知识的人。可是我根本不羡慕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我在野外放牧喝的是天然的纯净水,吃的是地道的牦牛肉和糌粑,这些对我们的身体有利无害,在野外又能呼吸如此新鲜的空气,每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正因为这些因素我一直很健康。我宁愿跟着家畜生活在野外,也不想整天呆在村里。每当我回到村里就容易感冒,总觉得身体不舒服。但是,那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他们吃的大部分都是垃圾食品,包括马肉(藏族忌讳的食品)等那些带麻辣的袋装食品,这些多样化的袋装食品有谁能保证是健康食品?现在村里到处都是食品包装袋垃圾,加之,外出打工有很多潜在的隐患,包括交通安全,施工安全,而且我常听他们说拖欠工资,这些都值得三思。像我这样的放牧的职业是很安全的职业,没有任何生命危险,更不用为这些琐碎的事操心。而且,我认为我们是祖祖辈辈放牧过来的人,对我们纯牧民来说继续放牧来维持生活是最可持续发展的路子,随着社会的发展及变化,有很多牧民觉得放牧不赚钱,还不如去外出打工,我认为这些人纯粹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顾忌长远的发展及利益。你看我放的牦牛,一头牦牛的价格近万元,外面东奔西跑,拼死拼活去打工的也不就如此嘛!与其拼命的外出打工还不如在家悠闲放牧为生。

     我在继续跟云丹聊的过程中又问他,最近我们潘得巴协会在做针对湿地保护的新项目,目前你们村长跟我们潘得巴达成共识,动员牧民参与顶果湿地人工补水工作,为了带动当地牧民的积极性,潘得巴协会以赠送移动式羊圈来激励牧民的参与,这样形成事半功倍连锁效益,既能保护现有的湿地资源,又能满足牧民生活的实际需要。所以我协会将会对你们顶果湿地实施补水项目来进行保护,你们村里的人要参与人工补水项目的实施。据我了解,目前你们整个波荣乡的所有牧民夏天放牧的时候,在野外没有任何围圈设施的情况下,夜间让羊群在荒野上将就过夜,使羊群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及安全感,放牧人也就这样跟着羊群在一边露营过夜,而且要守护羊群以免遭到天敌的袭击。为此,我们作为外界给你们设计移动式的羊圈,因为你放了18年的牧,这些你都经历过,所以,你最有话语权。你觉得我们推荐的移动式羊圈对你们会有帮助吗?云丹跟我们说,我很赞成你们的想法,也觉得很有意义,这样既能保护现有的湿地资源,又能解决我们牧民的实际困难。目前,我们的羊群每年都会遭到野兽的袭击,因为,夜里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羊群很容易遭到野兽的袭击,这样对牧民的经济收入带来的极大的损失。还有夜里每当下雨的时候羊群到处乱跑,每晚都在提心吊胆的过夜。 因此,我也很希望你们尽快落实该项目为我们牧民排忧解难。

     这位牧民小兄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每一句对我感触很大,受益匪浅,每一句话都含着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及内涵。每个国家,每个建设项目都早就提出和探索的是可持续发展。联合国也在2015年9月的联合国峰会上正式宣布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它们是对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继承与发扬。谈起可持续发展,我认为首先要从我们细小的生活方式开始做起,要尊重祖先们给我们留下的传统生活方式及生活规律,不能完全否定他们的生活方式,更不能违背规律。牧民小伙子云丹说:如今大部分牧民和农民都觉得放牧种田不赚钱,我相信种田放牧不赚大钱,但这并不意味着外出打工是唯一的生存途径,也不意味着靠种田放牧养活不起他们,难道只有外出打工才是所谓的可持续发展生计吗?有一天这些楼堂馆所和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慢慢地饱和,今后政府也不可能今年建了明年拆掉后再重建一个新的。我发现最近农牧民的劳力都被施工工地绑架了,原本富有乡村味道的地方都快成了空巢,现在一种恶性趋势就是将外出打工成为农牧民的主业而种田放牧成了副业,但也不能完全否定外出打工,在这样的趋势和环境下,当地群众忽略了对自己家乡的自然资源的关注和保护。我们上一次在定日县岗嘎镇东巴村实施湿地补水项目的时候,他们的一位副村长跟我说:这次给湿地补水真好,终于实现了我们的愿望,原先我们一直想给湿地补水措施来进行修复,可是那时候我们村委会的条件差等原因未能实现,然后我就接着问他,现在你们村委会条件那么好,既有沙场,又有挖土机还有三辆大车,你们怎们还不为达孔湿地开展修复工作吗?村长笑眯眯的看着我沉默不语,这充分说明原先单一的依靠农牧业收入的时候,他们懂得关注自然资源的重要性,可现在外出打工等收入多了,人们顾不上或者忽略了生存的环境。也说明并不是当地群众没有环保意识,而是我们引导上不到位的原因。

我们的草原正遭受荒漠的危机 sticky icon

次仁罗布:我们的草原正遭受荒漠的危机

     岗嘎镇俗称老定日,上世纪60年代曾经是定日县政府所在地,是前往珠峰大本营的必经之路,是五湖四海游客集散地,也是当地非常活跃的商贸中心。那天我们抵达岗嘎镇,跟村长们一起卸项目材料,我们正忙碌时,岗嘎镇协嘎村的村长得知潘得巴协会最近在珠峰脚下做湿地保护项目后,专门来找我们寻求湿地保护项目。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顿时感到非常的欣慰,我心里在想当地村干部能够这样主动找我协会寻求帮忙,是值得优先关注和支持的。我们一口气卸完材料后按照这位村长的要求立马前往协嘎村进行实地调研。协嘎村湿地面积大约有260亩的样子,该湿地的主要水源是自然泉水。据村长介绍,以前该湿地地下水位很高,是非常典型的沼泽化的湿地,中间有好几个自然泉水为湿地供水,也是黑颈鹤和黄鸭等水鸟的栖息地,周围的环境十分的漂亮,每年三月低,这里能看到上百只黑颈鹤在悠闲的觅食。不过最近由于气候变化等诸多原因,村民们发现该湿地面积逐渐在萎缩,黑颈鹤得数量也没有以前那样多,这片湿地面临干枯并丧失湿地功能的危机。因为,湿地里的个别自然泉水的出水量逐年在下降,甚至有的泉水早已被彻底枯竭了。据村长介绍,在旧西藏也就是解放前,该湿地的水量很大,他们村里有个农奴主庄园叫协嘎庄园,当时庄主在该湿地下游修建了一座水磨,专门用于打磨牲畜的饲料。村长清楚地记得,在他幼小的时候还经常在该水磨周边捡过牛粪。村长还说解放之后他们村还经常组织村民维修该水磨。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大概于1995年的时候就拆掉了。因此,以上历史能够足以证明当年该湿地水源能够足以带动水磨,可现在该湿地下游的水根本带动不了水磨。所以,我们认为这是湿地水源枯萎的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指标或历史依据。桑布村长,今年57岁,在协嘎村当了23年的村长。

老牛二期珠峰湿地保护与恢复项目在珠峰脚下开启 sticky icon

        2017年5月11日,潘得巴协会团队前往珠峰脚下,正式开展老牛第二期珠峰湿地保护与恢复项目,为朋曲河沿岸30个村子的湿地进行保护与修复。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各村委会的极力配合和协助下,我协会顺利与珠峰保护区内3个县、7个乡镇、19个村子达成了湿地保护与恢复项目合作协议并已经逐步开始实施。无论是在前期的项目策划和设计,还是具体的实施过程,我协会都一贯坚持三方合作的模式即:政府引导、群众参与及社会支持。该项目从策划到具体实施,我们特别注重当地群众的参与,这是项目成功的重要依据和因素。众所周知,当地群众是该区域的天然主人,只有他们最了解当地的情况,最了解自己的需求。因此,对我们来说聆听他们的呼声也是项目成功的最主要的动力。从珠峰地区湿地萎缩的因素而言,科学家找到了很多推理和依据,而当地群众总结出的湿地退缩的原因也跟我们的科学依据基本一致。
        据定日县夏堆村66岁的老村长贡庆介绍,夏堆村位于海拔8201米高的卓奥友峰为主峰的雪山脚下,当我们看到冰川、雪山融化时,你就留意看看雪山脚下的湿地沼泽。当雪山融化减少时,我就注意到雪山脚下的湿地也跟着在干枯和萎缩。因为我们村子附近湿地的水源就是冰川融水,上有冰川下有湿地是地形及历史上形成的。当然还有其他退缩的因素诸如过度利用湿地资源,人为活动频繁,土地沙化等。我在夏堆村当村长已经28年了,五、六年前我们夏堆湿地对我们的牲畜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粮仓,同时给我们带来了绿色的生态环境。可现在湿地正逐渐变成荒漠。我们这里气温比过去高了,冰川也随之快速融化,雪线上升,最终导致了湿地补水量的减少,面积萎缩,生态退化明显。 这也是湿地退缩最主要的原因之一。虽然这位老村长不知道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但他知道他们家乡的气候已经有变化了,而且已经逐渐影响到他们的生产生活,甚至是生存环境。在避开与农争水的条件下,通过修建湿地生态补水的导流堤坝和建立湿地长效补水机制是目前最佳的修复措施。 
      据定日县岗嘎镇岗嘎村村长普布介绍,过去岗嘎村塘孔努湿地是一望无际,且非常湿润。可如今由于高温天气持续,冰川融化,雪线上升,导致了塘孔努湿地严重退缩,惨不忍睹。很遗憾, 现在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塘孔努湿地一半是绿油油的,另一半则是光秃秃的。我们也曾经想过给湿地进行人工补水,可一直未能很好地做到。这次多亏了潘得巴协会的帮助,我们可以动员全村参与到湿地恢复工作当中。
       定日县岗嘎镇东巴村支部书记洛娃介绍,该村的达孔湿地是当地主要放牛放羊的草场,以前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湿度,整块地都是绿油油的草坪,犹如一幅画。而该湿地在五六年前就逐渐干枯,导致现在无法放牧。以前我们村里的有些放羊人主动给湿地灌过水,效果非常明显,立马长草变绿,可后来未能继续坚持。村委会也曾想过组织村民为湿地进行人工补水,但由于村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因此未能实现人工补水的愿望。
       在湿地恢复和修复中,协会将会按照当地村民的要求确定修复方案,并给予一部分资助对群众进行激励,共同完成湿地修复项目的建设。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我协会向来不主张以发放现金的方式来激励群众,协会认为这种方式不仅会严重增加当地老百姓对政府或者其他赞助方的依赖,还影响了项目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我协会将与各村委会达成一个协定,即村民出力,协会出物。村委会负责带领村民参与湿地人工补水和天然补水工程的实施,潘得巴协会按照当地的需求提供需要的物资进行激励。这样不仅解决了当地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和问题,同时也确保了村民受益和项目的可持续性。从具体的湿地保护与修复激励机制而言,在珠峰保护区朋曲河沿岸湿地的周围大部分是当地群众的农田,在这样的背景下农作物通常遭到牛羊的践踏和破坏,使当地群众不得不轮守农作物实际困难,因此,我协会提供网围栏来给农田进行保护,该激励措施有效地保护了周边的农田免受因四处觅食而闯入农田的马匹的践踏和破坏,同时还可以显著提高粮食产量,保障困难群众的口粮问题,并有效提高作为牲口饲料的青稞秸秆的产量,促进牧业稳定增收,减少对天然草场的过度依赖和利用,推动牧业的可持续发展,加速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以上提出的 19个村子的湿地保护激励措施将陆续落实到实处。最后,我们真诚感谢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必要的协调,同时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有极力参与过的、有说有笑的、有声有色的、热情洋溢的当地群众表示衷心的感谢!在此,我们还要感谢长期慷慨为珠峰地区湿地保护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老牛基金会!

老牛基金会再次支持珠峰保护区湿地保护示范项目 sticky icon

     各位关心支持潘得巴协会的各级领导,长期为我协会事业出谋策划的同仁以及所有关注潘得巴的伙伴们:

     我们很高兴向各位分享一则好消息。潘得巴协会再次获得了老牛基金会一百万元人民币的项目资金,专项用于珠峰保护区湿地保护示范项目。该项目将通过召集村民大会,并根据当地实际需求,制定相关环保村规民约,推行河滩流域湿地草场轮牧、禁牧等形式,为湿地草场提供休养生息之时,形成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的长效机制。在确保陆地野生动物迁徙路线不受影响的前提下,将水禽栖息地和生态敏感区与附近村庄、道路和村民游客经常活动区域进行围栏阻隔,减少该区域的人为干扰及破坏。

   项目同时结合西藏传统文化和藏传佛教崇尚大自然的内涵,制作图文并茂的宣传册,通过各种形式大力宣传湿地保护的重要性,湿地的综合功能,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项目将在保护区四个县内筛选30个有湿地资源的村庄和学校发放宣传册,提供针对孩童及成人的环境教育,推动自下而上的环境保护战略思维。项目也将与寺庙进行合作,在当地宗教文化节日期间增进信徒们对湿地保护的认识。同时将定日县境内“孜不日”神山脚下沿朋曲河形成的大片湿地作为我们宣传的重点,进一步传承传统信仰中对自然的敬畏与保护,增强保护区百姓对湿地保护重要性的认识和理解,促进湿地的有效保护。

 

     项目还将组织当地群众修建湿地蓄水堤坝和引水沟渠为湿地进行补水,实施有效的激励措施调动当地群众积极参与该项目的实施,从而更好地恢复和保护高寒湿地脆弱的生态系统。项目将在每年丰水季节期间,在不影响当地居民农田灌溉及生活用水的情况下,为周围的湿地进行人工补水。 通过生态补水和围栏阻隔等一系列措施,让湿地得到有效的恢复及保护。

     区别于政府单方面推动和承担保护湿地工作的传统模式, 该项目将通过当地政府、社会组织、当地居民三方合作模式,将政府的号召力,社会组织灵活高效的工作方式,以及当地群众熟悉情况的优势融为一体,形成合力,共同为推动保护和恢复珠峰湿地做出相应的贡献。该项目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在珠峰湿地保护领域必将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该项目的成功离不开老牛基金会的热心培育和资金上的慷慨支持。在老牛基金会的支持下,项目第一期珠峰湿地保护工作取得了显著效果,赢得了日喀则市林业局以及当地政府的充分认可,并获得了政府的推广和复制。该项目还在协会的团队能力建设方面起到了重要的资源保障作用。通过该项目,基于当地需求的湿地保护人才将得到有效的培养和锻炼。

     最后,我们真诚感谢老牛基金会的对我协会的长期资助和专业指导!衷心祝愿我们的明天更好!让珠峰保护区蓝天长驻、青山常在、碧水长流!